和靜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和靜小說 > 都市 >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 第152章

-

[]

第152章

這裡果然是一處暗牢。

冰冷的石牆上鑲嵌著火盆,此刻黯淡的火光還在燃燒,勉強照亮四周。

狹長的道路兩側,是一間間分開的石室,鐵門緊封,隻有一個巴掌大的洞口可以望向裡麵。

暗牢裡的氣味很難聞,陰冷潮濕,又夾雜著濃鬱的血腥味,隱隱還有腐爛的臭味。

她一步步往裡走,腳步極輕,忽然聽到一陣鐵鏈顫動聲。

聲音是從暗牢最深處傳來。

蕭令月謹慎地走過去,發現最深處是一處刑房。

牆壁上掛滿了各種猙獰冰冷的刑具,上麵都沾著血,旁邊的長桌上還有烙鐵、手指夾、鐵針等東西。

地麵上血跡斑斑,陰冷恐怖得宛如地獄。

蕭令月清冷的目光掃過四周,冇有任何驚慌,很快她就看向斜對麵的牆上——

有個人被掛在上麵!

鋒利的彎鉤連著鐵鏈貫穿了他的兩側琵琶骨,手掌、腳掌都被鐵釘貫穿,渾身上下傷痕累累,蓬頭垢麵,一動不動地垂著頭,彷彿已經死去了。

蕭令月一眼就看出這人還活著。

因為他身上的傷口還在流血,順著小腿流到了地上。

整個暗牢裡隻有他一個活人,大概是暗牢位置隱秘,機關重重,所以連看守都不需要。

蕭令月走到鐵欄門前,輕聲開口道:“你是南燕人嗎?”

對方一動不動,彷彿冇聽見。

蕭令月知道他還醒著——因為真正昏迷的人和清醒的人,呼吸頻率是不一樣的,她聽得出來。

她又道:“多年不見,衛老夫人的咳疾好些了嗎?”

噹啷

對方微微一顫,鐵鏈發出細微的震顫聲音。

他緩緩抬起頭,蓬亂的頭髮下露出一張血肉模糊的臉,五官已經看不清了,臉頰上還有烙鐵燙過的痕跡,皮肉翻滾,襯托得那雙滿是血絲的眼睛,猶如惡鬼一般。

他一動不動地盯著蕭令月。

蕭令月蒙著麵巾,隔著一扇鐵欄門和他對視,眸光平靜無比。

半晌後,對方嘶啞著聲音開口:“你是誰?”

蕭令月想了想:“一個故人。”

南燕的故人。

“你怎麼知道,衛有咳疾?”對方吐字艱難。

南燕國首屈一指的武將世家,姓衛,乃是開國武將的後人,世代襲爵,家中子嗣無論男女個個習武從軍。現任的家主衛國公更是戰功累累的南燕第一武將,對北秦國來說,他的威脅性僅次於南燕太子。

北秦國對衛家十分警惕,家族裡所有子孫的資料都查得清清楚楚。

但卻不包括衛老夫人。

因為她隻是一個普通的後院女眷,雖然嫁給了衛國公為妻,卻常年身在南燕京城,隻管相夫教子,對朝堂乃至國家大事從不參與。

所以,北秦國這邊對衛老夫人的情況也並不瞭解,隻知道她是衛國公的正妻,其他細節一無所知。

衛老夫人患有咳疾這件事,隻有少數和衛家關係親密的南燕高層才知道。北秦國的探子再高明,也很難調查到衛家內院裡的事。

這就像南燕國的探子很難調查到翊王府的後院一樣。衛國公府和翊王府一樣,同樣是南燕國的軍事重地,戒備森嚴無比。

所以,蕭令月能說出這件事,就是在側麵表明身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