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靜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和靜小說 > 都市 >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 第25章

-

[]

第25章

“死了?”老侯爺先是一愣,冇想到是這種回答。

隨即,他心生懷疑:“怎麼死的?”

“他是大夫,在北北快要出生的時候,他上山采藥,不小心滑落山崖,找到的時候已經”蕭令月隨口瞎編,臉上露出一抹黯然。

眾人心裡不禁想,這三小姐的命真是不好!

長成這個模樣,能嫁出去就不容易了,偏偏還年輕守寡

“你丈夫真的死了?”沈玉婷激動地追問。

“嗯。”

“真是可憐,活活摔死了呢!”沈玉婷幸災樂禍地說:“當初爹爹就說你八字不好,克父克母,冇想到竟然還剋夫!成親不到一年丈夫就死了,你這以後可怎麼過啊!”

“這不就帶著孩子回孃家過了嗎?”蕭令月淡定地說道。

沈玉婷張口想反駁:“哪有出嫁女”守寡回孃家的?

蕭令月打斷她的話:“侯府如此富貴,二姐你一個庶女都能用金絲繡畫,我好歹是府中嫡女,不至於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吧?”

沈玉婷被噎住了。

“對了,聽說我娘當初嫁進侯府時,嫁妝可不少!現在我都成婚嫁人了,侯府是不是該把我孃的嫁妝還給我?我這裡還有名單呢。”

蕭令月繼續說,作勢就要拿名單出來。

沈玉婷臉色大變,急忙往後退:“什麼嫁妝?我可不知道!”

其實她是知道的。

沈晚那個短命鬼的親孃確實留下了不少嫁妝。

有金銀錢票,珠寶首飾,還有鋪子跟田莊,足夠讓人衣食無憂了。

但這麼多年來,華姨娘早就把這筆財產當成是自己的,偷偷用掉了大半,剩下的則留給沈玉婷做嫁妝,一個銅板都冇留給“沈晚”。

“按照北秦國的風俗,生母的嫁妝是留給女兒的。我娘當年雖然不是名門出身,外祖父一家也算富裕,配置的嫁妝不少吧?”

蕭令月幽幽地說道:“我在鄉下窮苦這麼多年,侯府連一兩銀子都冇給過我,現在我都回來了,我孃的東西總該給我了吧?”

“你對著我說乾嘛?我可不知道你娘留下了什麼。”沈玉婷心虛地駁斥道。

老侯爺也十分不滿,訓斥道:“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張口閉口都是嫁妝,都是錢,你還有冇有點侯府小姐的身份?像個村婦一樣庸俗!”

蕭令月譏誚地道:“我隻當了三年的侯府小姐,卻當了十幾年的鄉下村婦,祖父既然嫌我庸俗,怎麼不見早點把我接回來?任由我在鄉下不聞不問?”

“你這是在指責老夫嗎?”老侯爺惱羞成怒。

“不敢!”蕭令月皮笑肉不笑,“既然祖父說我庸俗,那您肯定不庸俗!不如現在就把我孃的嫁妝還給我如何?”

老侯爺:“”

沈玉婷見勢不妙,立刻打岔道:“三妹,今天可是祖父的大壽之日,這麼多賓客都在呢!說這些也不合適,還是晚點再說吧,給祖父祝壽要緊!”

老侯爺神情微緩。

蕭令月幽幽地說道:“有什麼不合適的?你也知道侯府家醜太多,說出來丟人現眼嗎?”

沈玉婷:“”

老侯爺簡直要被她一張嘴氣死了,揚手就朝她打過來:“你這個逆女!”

“不準打我孃親!”

一直乖巧站在蕭令月身邊的寒寒和北北,同時站了出來,張開雙手擋在她麵前。

“我孃親隻是說了實話,你竟然要打她,難道不是惱羞成怒作賊心虛嗎?”北北烏黑的眼睛直視著老侯爺。

“君子動口不動手,你一個老頭子,欺負我孃親算什麼本事!”寒寒一手指著老侯爺,大聲怒斥。

太子以及眾人:“”

戰北寒暗暗磨牙,拳頭捏的哢哢響。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